客观真理必须服从生存价值

客观真理必须服从生存价值
2015年《Nature Medicine(自然医学)》发表了一篇论文《一个类似SARS的蝙蝠冠状病毒群显示了人类出现的可能性》,论文摘要: 我们研究了目前在中国马蹄蝠种群中传播的SARS样CoVs的疾病潜力。利用SARS-CoV反向遗传系统,我们产生了一种嵌合病毒,该病毒在小鼠适应SARS-CoV的主干中表达了蝙蝠冠状病毒SHC014的峰值。结果表明,由2b组的野生型基础中的突变而来SHC014编码的病毒,可以高效利用SARS受体人血管紧张素转换酶II (ACE2)的多个同源体。其能够在人呼吸道分离的原代细胞中高效地复制,并在体外能够达到与SARS-CoV流行株等值的病毒滴度。此外,体内实验证明嵌合病毒在小鼠肺部的复制具有明显的发病机制。对现有基于SARS的免疫治疗和预防模式的评估显示效果不佳;单克隆抗体和疫苗方法,未能利用这种新的S蛋白中和,并不能保护细胞免于冠状病毒的感染。基于这些发现,我们合成了一种具有感染性的全长SHC014重组病毒,并在体内外展示了病毒的强大复制能力。我们的工作表明,目前在蝙蝠种群中传播的病毒有重新出现SARS-CoV的潜在风险。 实验的遗传系谱图显示:试验是用蝙蝠中的冠状病毒RsSHC014和HIV病毒来重组的人造病毒SHC014。论文最后写到,研究得到了美国国立科学研究院的资助,过敏和传染病与美国国家老龄化研究所卫生研究院(NIH)、还有生态健康联盟(ZLS)、实验有美国人主导在北卡罗来纳实验室进行。【是美国12所4级实验室之一。(NIH)与美国军方关系密切,是生化武器的研究主持人,赞助者。】 论文:石正丽位于第14位, provided SHC014 spike sequences and plasmids。提供了SHC014S蛋白基因序列和质粒。 该实验摘要表明:通过基因工程改造实现了功能获得性突变(GOF),利用SARS-CoV反向遗传系统,产生了一种嵌合病毒。将蝙蝠体内的RsSHC014-CoV和HIV病毒重组成人造病毒SHC014,可以和人体细胞上的血管紧张素转化酶2(ACE2)结合,能在呼吸道细胞高效地复制,明显地损害了实验小鼠的肺部,把一个本来对人没有侵染性的蝙蝠体内病毒RsSHC014-CoV,变成了对人体有侵染性的冠状病毒。而且疫苗药物没办法控制侵染扩散。 至今人们对该病毒基因系列所知甚少,该病毒与新冠肺炎病毒的关系,二者差异究竟如何?艾滋病毒没有疫苗,SARS疫苗没有得到效果验证,把二者与蝙蝠体内病毒RsSHC014-CoV蛋白重组,这项实验的主导者是明知三项病毒不可控状况下的犯罪。科学规范,即先建立假说,然后实验求证,这是追寻客观真理过程。让我们看看他们获得的 真理 。 人类免疫缺陷艾滋病毒(HIV)直径约120纳米,大致呈球形。病毒外膜是类脂包膜,来自宿主细胞,并嵌有病毒的蛋白gp120与gp41;gp41是跨膜蛋白,gp120位于表面,并与gp41通过非共价作用结合。env基因编码约863个氨基酸的前体蛋白并糖基化成gp160,gp120和gp41。在gp120 V3环上,V3环区是囊膜蛋白的重要功能区,gp41与靶细胞融合,促使病毒进入细胞内。TaT 基因编码蛋白可与LTR结合,以增加病毒所有基因转录率,促进病毒mRNA的翻译。 新冠肺炎病毒约30000基因序列,1.蝙蝠病毒与新冠肺炎病毒差5%约1500个基因子,2.SARS与新冠肺炎病毒差异20%以上,按最少也在6000基因子。3.艾滋病毒(HIV)env基因编码约863个氨基酸的前体蛋白。三种病毒自然进化需要多少天?我们不知蝙蝠到动物的进化过程,只能以人比较。从去年12月初到目前,5个月约为每天一个。按中国公布基因序列为2020年1月11日,到现在约有170个基因序列变化。按一天两个基因序列变化,三种病毒按人类相互传播演变速率,按不完全阶乘计算,是天文数字。按简单相乘,约是3.88亿天,得一百多万年才能有目前的新冠肺炎病毒。此前形成的跨地域,跨物种新冠状感染病毒,要穿透不同结构细胞,攻破不同的免疫系统,变异要比在人这个单一种群艰难的多。而代替自然进化,通过基因工程改造实现了功能获得性突变(GOF),催化新病毒是实验只有美国人干过。 美国实验室是否存在外泄?以德里特里克堡的美国陆军传染病医学研究所(USAMRIID)为例。 2019年8月,美国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(CDC)突然下令临时关闭德里特里克堡的美国陆军传染病医学研究所(USAMRIID)。据《纽约时报》报道,疾控中心指出,美国陆军传染病医学研究所没有 完善的系统 来净化实验室的废水。但是,疾控中心以 国家安全原因 为由,拒绝公布有关其决定的信息。此前,德里特里克堡处理实验室废水的蒸汽消毒厂,因暴风雨而损毁。随后,该基地使用了新的去污系统来取代蒸汽消毒厂。疾控中心在2019年7月的检查中发现,陆军传染病医学研究院没有执行新的消毒程序,新系统出现了机械问题和泄漏。 2019年早些时候,美国陆军传染病医学研究院报告了两起泄漏事件。实验室系统也未能执行生物安全和遏制程序,以充分控制BSL-3和BSL-4实验室产生的选定试剂或毒素。这些是美国人自己检查的结果,证实了泄漏事件不是偶然和个例。美国p4实验室泄漏事件出现多例。 美国人在北卡罗来纳教堂山大学分校的实验,人工合成了SARS,蝙蝠冠状病毒,艾滋HIV三种病毒为一种嵌合病毒,代替了自然界至少上百万年的演化过程。在没有相应疫苗和灭绝药物的情形下,该实验所谓 科学真理的追求 对人类生存与发展没有任何益处,只能归纳为犯罪。2015年时成功对冠状病毒进行改造的关联病毒学家拉尔夫 巴里克Ralph Baric,也是瑞德西韦药物监制者,这种巧合值得人深思。他们在为谁的利益进行实验? 石正丽说新冠病毒绝非人在实验室合成,这话似乎在为中国唯一的p4级病毒研究所辩护。蝙蝠病毒基因序列研究,她是行家有确实的数据。这个新冠病毒与美国人2015年造的那个病毒,相同的地方在哪,差别在哪?论文作者之一比外人更了解,到现在都没看到这方面辩驳?石正丽被美国人利用了,被甩锅还连累武汉病毒研究所和祖国,其言行是聪明还是愚蠢?她忏悔过言行失当吗?武汉瘟疫爆发后,她的追踪绕过该主题,其它都采取猜测形式,死扣是武汉人造成的。 关于穿山甲。该动物在中国几乎绝迹,目前发现有病毒的是马来西亚穿山甲。全基因序列对比差异是多少?为什么在其原产地没有爆发人群瘟疫,却突破中国边检防疫关卡,不远万里到武汉散播?新冠病毒怎么在穿山甲体内形成的?与人的先后次序和来源演变过程? 我相信科学证实的结论,怀疑科学家的猜测。猜测是主观的想象,是一种不确定的联想。也许是真理,也许是放屁。真理是证实的假说,未经证实的假说与谎言无异,没有数理支持的猜测多是放屁。科学家说出的话也需核查,尤其涉及到人类生存问题。科学是从事者按照规范研究的过程,有真、伪、待证三个结果,可以用数学表达式说明。在生物科学领域,还有科学需要遵守的人伦道德,相信科学与相信科学家是两码事。美国科学家2015年前做过反自然,反人类的研究。 探寻科学、自然、客观真理不能突破人类生存发展底线,违背这样的道德就是对人类犯罪。科学必须服从人类生存发展主观意志,实践不能 唯一 ,客观真理不能成为人类绝对真理,客观真理不能超越人类生存与发展的主观价值。